<span id='8k0rb'></span><ins id='8k0rb'></ins>

      <fieldset id='8k0rb'></fieldset>

    1. <tr id='8k0rb'><strong id='8k0rb'></strong><small id='8k0rb'></small><button id='8k0rb'></button><li id='8k0rb'><noscript id='8k0rb'><big id='8k0rb'></big><dt id='8k0rb'></dt></noscript></li></tr><ol id='8k0rb'><table id='8k0rb'><blockquote id='8k0rb'><tbody id='8k0rb'></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8k0rb'></u><kbd id='8k0rb'><kbd id='8k0rb'></kbd></kbd>
      1. <i id='8k0rb'></i>

          <i id='8k0rb'><div id='8k0rb'><ins id='8k0rb'></ins></div></i>
          <dl id='8k0rb'></dl>

          <code id='8k0rb'><strong id='8k0rb'></strong></code>

          <acronym id='8k0rb'><em id='8k0rb'></em><td id='8k0rb'><div id='8k0rb'></div></td></acronym><address id='8k0rb'><big id='8k0rb'><big id='8k0rb'></big><legend id='8k0rb'></legend></big></address>
        1. 影評人丨《國土安全》S8E2影評:放長線,釣大魚

          • 时间:
          • 浏览:17

          第八季不愧是最終季,從第二集內容來看,這個“局”做得很大,目前我們所看到的東西,可能都隻是“誘餌”而已。

          本集“刷新”的OP更令人遐想連連,除瞭部分《國土安全》八季都有出現的臺詞和畫面之外,這支片頭曲大致由三大內容組成。

          第一部分把闊別已經的前三季男主角佈洛迪搬瞭出來。

          本該載譽歸來的戰爭英雄,卻一直被懷疑是受到策反的叛徒和恐怖分子,事實上他也確實藏有許多秘密,卡莉在真假難辨中與佈羅迪產生瞭感情,把這段混雜著公義和私情的關系,活成瞭一段生離死別的“諜戰悲歌”。

          第二部分把後期的另一位男主奎恩搬瞭出來,始於和佈洛迪同框,終於S6大結局他身中亂槍。

          相比起佈羅迪,奎恩的鏡頭隻有寥寥三兩個,但依然傳遞出瞭他飽受折磨的經歷與變化,PTSD,半身不遂,被污蔑、被陷害,胸懷愛國者之赤心、頂著叛國者之標簽死去。

          第三部分占比最多,貫穿首尾,即本季中卡莉不斷遭受的懷疑和自我懷疑,她的目標和心志在一片飄搖中茍延殘喘。

          卡莉成瞭孤傢寡人,所有她用過的手段都“報應”回瞭自己身上,到最後隻剩索爾還願意相信她……

          伴隨著那一如既往的爵士樂聲,本季片頭曲難得賣瞭一回“融會貫通”的情懷和預告,可我更擔心卡莉會步佈羅迪和奎恩的後塵,讓這支片頭曲成為一個該死的預言。

          欲擒故縱

          卡莉認出葉甫根尼後,忍不住跟上去偷窺瞭好一會兒,葉甫根尼還特意回看瞭自己一眼。

          很明顯,他們都已互相認出瞭對方。

          走進古洛姆辦公室後,面對四年未見的老熟人,卡莉沒談正事,倒是先問起瞭剛剛那些俄羅斯人——古洛姆沒否認對方是俄軍情局的人,還坦言雙方見面是有理由的:我們都擔心美國與塔利班和談後,戰亂會蔓延到國外,甚至波及俄羅斯。

          雖然現在說這種話為時尚早,但我認為很可能發生。

          借著話頭,古洛姆擺出瞭有恃無恐的態度,他知道索爾派卡莉來說服自己,但剛回阿富汗還不到24小時的卡莉,根本沒有能打動古洛姆的籌碼,隻能說些冠冕堂皇的場面話,自然是被古洛姆奚落一番。

          過去你來提要求,要麼有重禮,要麼有威脅,你怎麼瞭小老妹?過往每次見面“交易”都能成功,這才是古洛姆和卡莉之間真正的“友誼”。

          灰頭土臉的卡莉回到CIA大樓,向索爾匯報瞭情況,眼下她更想去抓葉甫根尼,索爾勒令不準胡來,因為“對俄羅斯既往不咎”正是當初俄方釋放卡莉的條件之一。

          現在不是分心去對付俄羅斯人的時候,索爾讓卡莉專註於如何讓古洛姆改變主意。

          瞌睡瞭就有人送枕頭——卡莉一回辦公室,放桌上的信裡面有解決燃眉之急的線索,薩米拉·努裡。

          送一封沒有威脅的匿名信進CIA大樓並不難,卡莉便認為是某個古洛姆的對頭在暗中幫忙。

          卡莉迅速找到瞭薩米拉的資料,她曾經參與過企圖曝光政府貪腐的行動,還公開叫板過古洛姆,之後險遭暗殺、丈夫替死,從種種跡象來看,她現在仍是個“鬥士”。

          卡莉屬於典型“一步到位”的務實思維,她計劃靠假意招聘拖住薩米拉,自己去對方傢裡找“可能存在的好東西”。

          這回卡莉懂得/需要麥克幫忙瞭,麥克便讓新人詹娜搭把手,她正好在弄一個NGO的門面項目,一個得到掩護,一個得到鍛煉,雙贏嘛。

          看得出來,詹娜自尊心很強,她覺得麥克和卡莉這些前輩都看不上自己,隻能打發她做些簡單的小事。

          事實證明,詹娜是個連小事都做不好的菜鳥,在“面試”薩米拉時無意間說漏瞭對方做過審計,被薩米拉發現端倪,還因自己欲蓋彌彰的拉扯動作,讓對方拍瞭照逃跑,最後幹脆把人綁回瞭CIA大樓……

          在另一邊,卡莉成功找到瞭隱藏的U盤,沒想到一回去就得收拾爛攤子。

          事已至此,卡莉也不打算拐彎抹角瞭,她直接給薩米拉松綁,拿出U盤,開誠佈公地請她合作。薩米拉卻拒絕瞭——她和許多阿富汗人一樣厭惡美國人,更何況卡莉的方案隻是讓古洛姆在和談上讓步,距離“倒臺清算”古洛姆還遠著呢。

          薩米拉的態度,暴露出瞭美國在阿富汗戰爭等多場戰爭上的尷尬,無論出於何種目的發動戰爭,是否真的想要民主和平,客觀上美國人都是言而無信的騙子……

          卡莉不得不換個說法:我們現在隻能拿這個來牽制古洛姆,目前確實扳不倒他,但如果我們現在不合作,光靠你自己,以後更沒機會。

          不能動之以情,隻能曉之以理。所幸薩米拉是個聰明人,她選擇瞭合作。

          接下去,卡莉發現瞭古洛姆拿美國援助吃空餉的事實(唔,有點耳熟?),他拿美國的3000萬美元打造瞭一支不存在的阿富汗軍隊,加上前前後後的補給用度,貪腐的錢能有上億。

          掌握這個猛料後,卡莉和索爾都松瞭口氣,這下他們能吃定古洛姆瞭。

          果不其然,拿出有力證據後,就開始輪到古洛姆說場面話瞭……卡莉不為所動:給你兩小時,必須公開聲明。

          古洛姆求錘得錘,隻得公開表示支持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和談,釋放人質。

          當晚,參與行動的CIA同僚們一塊兒去酒吧慶祝,詹娜再次感謝卡莉幫犯錯的自己解圍,卡莉也充分展現瞭老前輩的大將之風,很快與詹娜打成瞭一片。

          我總是不懷好意地揣測,詹娜的“前景”不會太妙:她要麼是扮豬吃虎的腹黑間諜,要麼會一腔熱血後沖動犧牲,要麼將磕磕絆絆繼承卡莉的衣缽……無論哪個結局都不好啊。

          卡莉的使命似乎已經結束瞭,此時葉甫根尼卻突然主動出現在她面前,表明是自己提供瞭線索,還一副“你幹嘛明知故問”的口吻。

          不得不說,卡莉這次任務實在太“順利”瞭,從碰壁,到有線索,再到搞定古洛姆,都像是被安排好的,唯一的“意外”是碰到葉甫根尼……所以,會不會古洛姆隻是一個勾引卡莉來阿富汗的“誘餌”?

          可若是連“阿富汗副總統出爾反爾”都隻是誘餌,那背後真正的圖謀該會有多大?

          看著葉甫根尼離去的背影,卡莉又想起瞭一些記憶碎片,她真的忘瞭許多事……

          現在的卡莉,是一名忠誠的美國探員,可換個環境條件,她會否變成另一個人呢?

          暗度陳倉?

          麥克斯的戲份是第八季裡唯一能讓人感到輕松的地方瞭。

          一傳十,十傳百,如今他成瞭軍營裡的吉祥物,大兵們出門前都要來摸一摸他獲得好運,逼得麥克斯拿出一個傀儡娃娃來替劫……

          麥克斯在幾百條通訊記錄中,成功監聽到瞭哈卡尼與另一位塔利班領導人的談話,索爾猜測那人是對方的兒子賈拉勒。

          兩位塔利班領導人起瞭爭執,從對話內容來看,產生厭戰心理的哈卡尼想要和談瞭(另一人則認為塔利班快贏瞭,不能停戰)。

          索爾覺得,既然塔利班有人真心想和談,那他們也不需要看“中間人”巴基斯坦臉色瞭,完全可以自己找機會與哈卡尼接觸。

          說幹就幹,索爾截下瞭被釋放囚犯中哈卡尼的表親,暗中帶人來到巴基斯坦的白沙瓦,讓他給哈卡尼傳信。

          信的內容也算情真意切:大傢有過對抗,有過交情,現在也都厭倦瞭戰爭廝殺,何不共同放下戒備和陰謀,面對面真誠一敘?

          此時,察覺到事有蹊蹺的塔斯尼姆回到瞭巴基斯坦,傢中半癱的父親依然倔強硬氣——現在她需要父親的建議。

          塔斯尼姆說出瞭自己的擔憂:索爾似乎在背著我們搞小動作,不管是不是真的,我們都該做出反應……隻是該做到什麼程度呢?

          許多巴基斯坦人和阿富汗人一樣,“美國人是輕賤我們、阻撓我們的敵人”,既然是敵人,那就得不擇手段。

          不久後,麥克斯通過對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ISI)的密電分析,得出“巴方焦點正在向白沙瓦移動”的結論。

          此時的索爾還沒充分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尤其是古洛姆已經公開讓步、和談近在咫尺的關鍵時刻。

          哈卡尼確認瞭索爾身在酒店,也聽到瞭古洛姆的最新聲明,看來和談真的有戲,便不顧擔憂,執意進城會會索爾。

          等索爾註意到街道上的反常狀況、想要阻攔車隊時,為時已晚……

          從表面上看,襲擊哈卡尼車隊是ISI的手筆,但考慮到如此迅速、精準的打擊行動,也不能排除其他人渾水摸魚的可能性,比如俄軍情局、塔利班死戰派等等。

          索爾·貝倫森(又雙叒叕)被抓瞭,落入塔利班之手的他眼見哈卡尼還活著,第一反應是開心,這說明事情還有回轉的餘地,但哈卡尼的心情就沒那麼好瞭……

          哈卡尼大概也能猜到,這次襲擊未必是美國人幹的,但大多數塔利班成員不會這麼想,無論真相如何,和談都將被擱置。

          再聯系到卡莉的經歷,這個“局”恐怕不止要把美國耗死在阿富汗戰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