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bush2'></ins>

        <code id='bush2'><strong id='bush2'></strong></code>
        <acronym id='bush2'><em id='bush2'></em><td id='bush2'><div id='bush2'></div></td></acronym><address id='bush2'><big id='bush2'><big id='bush2'></big><legend id='bush2'></legend></big></address>

      1. <tr id='bush2'><strong id='bush2'></strong><small id='bush2'></small><button id='bush2'></button><li id='bush2'><noscript id='bush2'><big id='bush2'></big><dt id='bush2'></dt></noscript></li></tr><ol id='bush2'><table id='bush2'><blockquote id='bush2'><tbody id='bush2'></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bush2'></u><kbd id='bush2'><kbd id='bush2'></kbd></kbd>
      2. <dl id='bush2'></dl>
          <fieldset id='bush2'></fieldset>
          <i id='bush2'></i>

          1. <i id='bush2'><div id='bush2'><ins id='bush2'></ins></div></i>
            <span id='bush2'></span>

            最走心的影評丨9.6分德劇回歸,繼續講述魏瑪德國愛與黑暗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9

            近期各位在網上沖浪的時候肯定看到過這張表情包↓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這張圖片來自於高分德劇《巴比倫柏林》,圖中的男人正是劇中主角格利安·拉特,是一名生活於上世紀20年代的風紀警察。在第一季的劇情中,初到柏林他目睹瞭五一工人大遊行期間平民被誤殺的真相,但為瞭維護警局的利益,拉特最終做瞭不利於共產黨人的偽證,由此才出現瞭圖片上他被群情激憤的工人辱罵的場景。

            這段劇情在《巴比倫柏林》錯綜復雜的多線敘事中隻能算作一個小插曲,但它卻也是當時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的一個縮影,在各個黨派、各種團體的明爭暗鬥中,《巴比倫柏林》迎來瞭第三季的回歸,此時劇中的時間已經逼近1930年,在法西斯即將登臺掌權的陰霾之下,柏林城中那些美好的、生機勃勃的東西正在消亡,而置身於其中的人們仍在以各自的方式與之抗爭。

            默片時代的消亡

            在結束瞭前兩季的沙皇黃金火車謎案和色情錄像帶勒索案兩樁大事件之後,《巴比倫柏林》的第三季將舞臺轉移到瞭接連發生命案的電影片場之中,影片拍攝過程中三名女主角先後被殺害的新聞在柏林鬧得沸沸揚揚,身為警探的格利安和剛剛成為助理的洛特被派來接手此案,在深入調查的過程中,他們發現這些離奇的命案與該片的投資人——同時也是黑幫首領的老冤傢埃德加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那名身披戲服千方百計阻止電影拍攝的兇手的真實身份仍是個謎,但可以肯定的是:血案也無法阻止時代的前進,曾經輝煌一時的默片註定要被有聲電影取而代之。

            比利·懷爾德在其執導的經典影片《日落大道》中刻畫瞭一位光輝不再的默片女王受到新時代沖擊最終走向毀滅的悲劇,在《巴比倫柏林》第三季中新出場的角色埃斯特同樣也是一名過氣演員,衰老的她仍幻想著在丈夫埃德加投資的電影中再一次成為主演,而當其情人被構陷為幕後兇手後,埃斯特的敏感身份也難免讓人疑心她在命案中所扮演的角色,或許這又是一場日落大道式的悲劇?

            爵士年代的消亡

            爵士樂、搖擺舞、徹夜不息的宴飲和紙醉金迷的狂歡是“咆哮的20年代”最顯著的標志,《巴比倫柏林》中一曲《塵歸塵、土歸土》將當時柏林的浮華與墮落展現得淋漓盡致,也成就瞭本劇中最令人難忘的一個高光片段。夜總會中那些衣著浮誇的異裝癖與同性戀者,大尺度的性愛遊戲與降靈儀式在今天看來依舊堪稱大膽出格,這種自由的風氣為藝術創作提供瞭沃土,也為棲身於期間形形色色的小人物們提供瞭庇護,“人人都要來一次柏林”就像一句有魔力的咒語,吸引著人們來到這座瘋狂的城市。

            但如酒神狂歡一般的歡宴終究會結束,從《巴比倫柏林》的細節中不難看出,彼時日益壯大的國傢社會主義德意志工人黨已經暗中籠絡瞭上至政府高官、下至平民青年們的心,法西斯的極權思想和希特勒的個人意志早在納粹黨正式上臺之前就已滲透進瞭德國社會的方方面面。最終爵士年代的絢爛被瓦格納音樂、《德意志的勝利》和筆挺的第三帝國軍裝取而代之,單純從美學角度考慮後者不可謂不美,但其中作為個體的人的多樣性已經被徹底抹殺,爵士年代所創造的如夢一般的好時光,最終也如夢一般破碎瞭。

            魏瑪共和國的消亡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由德國社會民主黨領導的魏瑪德國從誕生之日起就承受著“先天不足”的弊病:德國戰敗對經濟的打擊造成瞭嚴重的通貨膨脹,《巴比倫柏林》中以女主角拉特一傢為代表的平民們都在忍受著朝不保夕的生活,而執政者與舊貴族、共產黨人與納粹分子、工人階級與資本傢之間曠日持久的鬥爭在瓦解舊秩序的同時也制造瞭新的更大的危機,而這一切矛盾最終將被一根引線點燃——1929年股市大崩盤。這場席卷瞭全世界的危機也以倒敘的形式出現在《巴比倫柏林》第三季的開場:1929年的10月29日,精神恍惚的男主角格利安·拉特在證券交易所目睹瞭股票崩盤之後人間煉獄般的場景,大廳中回蕩著哀嚎,交易員們在絕望中自殺,資本傢趁機賣空吸人骨髓,散戶們舉債購入的股票成瞭廢紙,大蕭條沖垮瞭本就風雨飄搖的魏瑪政權,納粹借著混亂和恐慌壘成的階梯走向臺前,短命的魏瑪德國就這樣倉促退場瞭。

            當我們以今人的視角回望《巴比倫柏林》中所展現的歷史時,我們自然不難看清事態的整體走向,也不難看出主角們與權貴、與罪惡的對抗不過是螳臂當車的徒勞之舉,但在既成事實的罅隙間虛構角色的命運依舊牽動人心,我們想知道女傭格雷塔誤殺議員本達的悲劇該如何收場,想知道曝光德國空軍陰謀的記者命運走向何方,想知道涉獵范圍越來越廣的施耐德博士究竟要利用拉特搞什麼陰謀,想知道信中代表著夏洛特親生父親的E究竟是哪一個角色……這些人的故事,才是《巴比倫柏林》的終極魅力所在。

            在《巴比倫柏林》第一季中,格利安·拉特看著舞池中狂歡的人群問身邊的夏洛特,為什麼地方都能看見改變,而柏林卻始終如此?夏洛特回答說:“那隻是因為我們更固執一些。”固執就是所有人腳上的那雙燒紅瞭的鐵舞鞋,你要穿著它跳舞,直到倒下。